旅游网
 

“天鹅湖”今春多了十余处

  • 编辑:综合编辑
  • 1489628184
  • 来源:北京日报

本报讯(记者 朱松梅)天气转暖,眼下正是天鹅北归高峰,京城各处水面都留下了它们的婀娜倩影。治水数年,本市宽阔、干净的水面越来越多,不少河流湖泊变成了“天鹅湖”。市水务局监测发现,今年,天鹅在京落脚点增加了十余个。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西五环晋元桥附近的西郊砂石坑。砂石坑深约30米,坑底小湖清澈见底,映照出一街之隔的老山。从去年开始,水环境摄影爱好者王文博就把镜头对准了这片水面,尤其到了夏天,白鹭、野鸭等水鸟都簇拥而来。“前些天,我还头一次在这儿拍到了天鹅!”他在手机中翻出一张照片给记者展示,远处的水面上,两只天鹅正优雅嬉戏,脖颈优美纤细。

西郊砂石坑是本市防汛格局的重要一环,可以拦蓄700万立方米雨洪。这意味着哪怕碰到百年一遇的暴雨,八大处、古城等地的洪水也会全部在此截流。由于坑底是砂石质地,便于坑水下渗,因此在非汛期,这里也长存一汪池水,用于补充地下水。无心插柳柳成荫,蓄水后的砂石坑引来各种野生鱼类和水鸟,成群的野鸭甚至整个冬天都没离开。

西蓄工程管理处的杨连生说,上个世纪90年代,采砂业退出北京,西郊砂石坑结束了历史使命,成为建筑垃圾堆放点。“那时候别提多脏了,只要一起风,垃圾、砂土漫天飘。”2015年,拓挖、绿化后的西郊砂石坑重新亮相,风貌大为改变。

西郊砂石坑首迎天鹅,而官厅水库早已成为水鸟的天堂。昨天下午,记者拨通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的手机时,他正和同事们一起驻扎官厅水库,观测、记录北归候鸟。“库区的天鹅是从山东荣成、江西鄱阳湖等地飞来的,已经超过500只,非常壮观。”李理说,全球共有8条鸟类迁徙通道,北京恰位于其中的“东亚—澳大利亚”一线上,是天鹅迁徙的重要中转站。中国一共有三种天鹅,分别是大天鹅、小天鹅和疣鼻天鹅,今年都在官厅水库观测到了。

但上世纪90年代,官厅的库水遭受严重污染,水质恶化,1997年甚至被迫退出了城市生活饮用水体系。痛定思痛之后,北京、河北联合治水,在永定河入官厅水库入口处建设黑土洼湿地。去年夏天记者曾踏访黑土洼,占地1500亩的湿地,芦苇、蒲草、荷花、水葫芦等植物依水而长,永定河水在其中缓缓流转,由劣五类水提升为四类水,再注入官厅水库。

近年来,北京大力改善水环境,还清河湖,增添水面,为古老的城市添上了一抹水的灵动。正是由于宽阔、干净的水面越来越多,市民才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发现了天鹅的踪迹。北京市水务局监测发现,今年,清水河、奥森公园、莲石湖、野鸭湖、西郊砂石坑、昆明湖等河湖,以及密云、官厅、沙河等水库都或多或少迎来了天鹅。

“和白鹭等候鸟不一样,天鹅从不去脏的地方。如果栖息地被污染了,它们宁可放弃休息,继续北迁。”李理说,一处河湖如果出现了天鹅,那肯定意味着水质清澈、食物充足,且人为打扰较少。因此,天鹅已经成了衡量河湖生物多样性、完整性的坐标。此外,本市治水越来越讲究生态,特意设置漫水桥、芦苇荡、浅滩湿地,用铅丝石笼代替水泥护砌,为水鸟、鱼类提供友好的生态环境。天鹅迁徙通常以家庭为单位,在2010年之前,来京的天鹅中一个“家庭”通常只有3只,而现在,家庭成员的数量增长到了5到7只。

“今年回暖早,候鸟着急北上,这几天正是迁徙最高峰,再过十多天就会渐渐减少。”李理说,离开北京之后,天鹅以每天500公里的速度继续北上,经东三省,最终到达西伯利亚繁殖,“天鹅记性好,今年在某处水面落了脚,明年迁徙时还会凭记忆找过来。”

TOPS最新排行

 

专题推荐

 
 

【wenhua71】雨中游凤凰岭


我要看看

 
 

手机版|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电子政务| 官方微博| 服务协议

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 ©京ICP备13021917号

Copyright © 2002-2017 www.visitbeij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