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网
 

贾儿岭长城 危岭钻关

  • 编辑:崔翠
  • 1510302524
  • 来源:山水怀柔官微

贾儿岭,海拔1100米,位于明长城慕田峪关与田仙峪关之间。在慕田峪长城第18台,曾立有明成化七年(1471)七月六日界碑:“迤东系慕田峪地方,迤西系贾儿岭地方。”立此碑时,自山海关至居庸关的防御体系已经初具规模,防区划分极其明晰。贾儿岭口即今天的辛营北沟,亦称贾儿岭关。明正德十年,贾儿岭、田仙峪已经辖属于“黄花镇”。

贾儿岭向西的长城,随山脊急邃起伏,有时坡度达80度,属于长城未开发段。因多处长城城砖松动,行走惊险刺激。

被遗忘的关口

这是一个被遗忘的关口,若不是史书记载,贾儿岭的名字很少有人提及。我曾问过附近村落的村民,竟大多不知贾儿岭长城在哪?或许由于它的左邻右舍慕田峪、箭扣的名气太大,渐渐地被其光芒所遮盖,久而久之,贾儿岭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但历史却永远记着它的名字。贾儿岭连接着慕田峪和箭扣,是怀柔长城20个关隘之一。明成化七年(1471)的界碑还在,“贾儿岭”三字刻在石头上仍很清晰。翻开《光绪昌平州志》,我看到其中有这样的记载:“慕田峪西五里曰贾儿岭,明嘉靖十五年(1536)建。界碑石迤西……内险外平,牵马可行,余通步。”志书准确地描绘了贾儿岭易攻难守的地理形势。这座关口是怀柔段长城中最高的关口,慕田峪长城记载中的“摩天岭”,实际指的就是贾儿岭,即现在的牛角边,称此为“危岭”,实至名归。由于关口修建得比较简陋,当地俗称“钻关”。

明正德十年(1515),贾儿岭、田仙峪已经属于“黄花镇”管辖。当年二月,提督边务兵部左侍郎陈玉奏陈边事:“其一、黄花镇贾儿岭地方,委密云镇守等官就近提督,庶事体归一。兵部议覆从之”。当时贾儿岭口、田仙峪口以西虽然属于黄花镇的防区,但由于远离镇城,不便提督,因此,兵部为了“事体归一”,采纳了陈玉的建议,将贾儿岭一带的防守临时归入密云镇守管辖。明弘治六年(1493)五月,平江伯陈锐上陈五事,其一为:“居庸、山海诸关,黄花、密云、古北口,修理墩墙多虚应故事,一遇山水冲激,辄复损坏,山木为人砍伐,险阻变为坦途。此后巡边大臣,应同巡关御史及镇巡等官,遍历踏勘。某地可增墩堡、某地可置沟墙、某树可植、某岩可削、某地近可使兼管、某地远可加分守,逐一处置,务求至当”。

自明弘治年以后,蒙古鞑靼部迅速兴起,遗留边外的朵颜部虽然表面已经依附明朝,但背后却为鞑靼或瓦剌部侵扰边关做向导。日子稍微安逸一点,朵颜便举兵叛明,朝廷于是派兵狠揍,揍得痛了,朵颜又上表乞降,求为大明藩属,愿为大明肝脑涂地,做最最忠诚的鹰犬、奴仆,肉麻到牙酸的降表一递进京师,崇尚以儒家仁德治国的朝堂大臣们聚头廷议几句,朵颜由叛贼又变成了忠仆,过不了几年,朵颜又叛……

如此周而复始,反复无常。朝廷烦了,对朵颜也越来越不假辞色了。

贾儿岭长城虽于史籍中所记甚少,但发生于怀柔长城几次大的战事,其中与朵颜入犯有关的仍留有记载。明弘治八年(1495)十二月,皇帝要求在擦石、亓连口以东直抵古北口一带,各添设大墩一座,每墩阔十二丈高三丈,上置草屋,下挑壕堑,各遣谍者20人,分班瞭望。这一时期,明廷开始下大力加强了边关的防守,为昼夜瞭望,开始在墩台上加盖草屋。尽管加强了防备,可弘治九年(1496)三月,仍发生了“虏入黄花镇,杀掠人畜”的事件。这次蒙古族入侵之地是黄花镇地方,包括慕田峪以西的贾儿岭口和擦石口一带。

《四镇三关志》记载:“嘉靖二十二年(1543),西虏犯慕田峪、贾儿岭,地方官军御却之。”西虏指朵颜,率部入侵,由贾儿岭,田仙峪突破,围慕田峪,守备陈舜被杀。嘉靖二十九年,俺达自古北口破关,大掠密云、怀柔、顺义、通州,直逼皇城。京师上下,大为震惊。

TOPS最新排行

 

专题推荐

 
 

看山观景喇叭沟门


我要看看

 
 

手机版|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电子政务| 官方微博| 服务协议

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 ©京ICP备17049735号-1

Copyright © 2002-2017 www.visitbeij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