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网
 

绝美之声

  • 编辑:崔翠
  • 1512630848
  • 来源:北京日报

前不久,笔者聆听了世界著名女高音戴安娜·达姆娆在国家大剧院的音乐会。达姆娆作为歌剧演唱家,有与生俱来的表演天分,尽管伴奏仅是一架钢琴,她却自始至终都在进行表演,时而天真,时而忧伤,时而柔弱,时而潇洒。从罗西娜到迪诺拉,从朱丽叶到薇奥列塔,不算加演的两首曲目,节目册上的七部歌剧的角色,每一个角色都被她活灵活现地演绎了一番。

所谓“不疯魔不成活”,在达姆娆的身上也一样适用。达姆娆属于难得的花腔与戏剧性双料女高音,从她的演唱中可以感受到她的雄厚实力。不论花腔技巧还是戏剧性力度,达姆娆均达到不凡的水准,最突出的例子是梅耶贝尔《迪诺拉》中的具有花腔特点的咏叹调“影子之歌”,她的演唱在明亮的强音与柔细的弱音之间的转换灵活自如,尤其弱音所营造出的近似回声的效果,引得听众如入迷醉的梦幻之境。达姆娆的把握可谓出神入化,通过自己的嗓音刻画出了迪诺拉的可爱形象,此曲也正是整场音乐会中我个人最喜爱的一首。

威尔第《茶花女》的咏叹调“永远自由”,是另一首展示其演唱功底的唱段。达姆娆为此曲注入了洋溢的激情,花腔唱得十分漂亮,我们不难从中感受到,其演唱技巧是为刻画人物服务的,薇奥列塔这个人物的无拘无束的性格特点,正是通过达姆娆唱出的那些花腔得以确立的。而与低男中音尼古拉·泰斯特合作的二重唱,进一步展示了达姆娆对于戏剧性的把握,出自贝里尼《清教徒》和威尔第《强盗》的两首二重唱,具有起伏跌宕的戏剧性,她对于不同情感之间的变换,做出了自然而富于流动感的演绎。

除了戏剧性,对于抒情性的表现,达姆娆同样出色。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贝里尼《凯普赖特与蒙太古》的咏叹调“啊,多少次,我为你向上帝祈求”,她以柔美的嗓音塑造出朱丽叶塔的形象,通过有节制的抒情性体现出少女的羞涩,揭示出其间所蕴含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渴求,全曲听下来实在是动人心扉。还有罗西尼《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和古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两首咏叹调,达姆娆对于不同角色的各自性格特点均做出准确诠释。

作为搭档的低男中音尼古拉·泰斯特拥有一副浑厚的嗓音,他与达姆娆的二重唱相得益彰,而他独唱的四个唱段也是同样出色。钢琴家马切伊·皮库尔斯基除了伴奏,还独奏了李斯特改编的威尔第两段乐曲,恰似钢琴上的“花腔”或钢琴上的咏叹调,与音乐会的声乐曲目相呼应。加演的格什温《波吉与贝丝》中的二重唱“贝丝,现在你是我的女人”,达姆娆的表演与演唱尽显妩媚;接着,她手持歌词提示上台独唱的中国歌曲《我住长江头》,给了观众一个意外的惊喜。听过这场音乐会,一定会让人觉得,其实歌剧的香火不会因老一代歌唱家退出舞台而断掉,因为新的世纪会造就出属于自己时代的歌唱家。戴安娜·达姆娆,正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绝美的声音。

TOPS最新排行

 

专题推荐

 
 

亲子采摘乐开怀


我要看看

 
 

手机版|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电子政务| 官方微博| 服务协议

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 ©京ICP备17049735号-1

Copyright © 2002-2017 www.visitbeij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