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北京常规旅游线路团队地接参考价
一日游常规路线淡季价格旺季价格价格内容
八达岭、长陵200元/人210元/人餐费,车费,景点门票,综合服务费
八达岭、定陵215元/人225元/人
故宫、颐和园、天坛200元/人230元/人
更多参考请点击《北京市旅游行业协会发布“北京常规旅游线路团队地接参考价”》去看看(10 秒)

中国芭蕾应有中国韵味

  • 1516255234
  • 中国网

中国芭蕾应有中国韵味——国内十大芭蕾院团首次“以舞论道”

为期两个月的国际芭蕾盛会第三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于1月14日落下帷幕。舞步暂时停歇,但关于中国芭蕾如何发展的讨论却未停止。在本届芭蕾演出季闭幕前夕,国内十大芭蕾院团的“掌门人”齐聚京城——举办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就芭蕾人才培养、芭蕾观众培育以及新时代中国芭蕾如何讲述中国故事等现实而迫切的问题展开思想碰撞。

 富有自己民族特色的芭蕾艺术才最有魅力

重庆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刘军,是芭蕾演员出身,曾留学德国20年。出国之前,她曾对欧洲古典芭蕾十分膜拜。在德期间,一位德国的芭蕾舞团拍戏选人,团长无意中发现会跳蒙古舞的刘军,她蒙古舞“抖肩”的动作让对方十分着迷,大赞“这是世上最美的舞蹈动作”。刘军因会跳蒙古舞而在人才济济的欧洲芭蕾舞界脱颖而出。

那次经历,让刘军深受触动,她渐渐意识到:尽管中国芭蕾舞先学欧洲,再学苏联,但欧洲的、苏联的并不代表“最好”,富有自己民族特色的芭蕾艺术才最有魅力。此后几十年,她一直在思考,中国芭蕾舞如何从自己的文化母体中汲取营养。

在首届中国芭蕾院团长论坛上,刘军的观点让大家产生了共鸣。成立于2013年的兰州芭蕾舞团,是我国最年轻的芭蕾舞团,也是西北地区唯一的芭蕾舞团。成立之初,兰芭就面临着是学习法兰西舞派,还是学习意大利舞派,抑或是学习俄罗斯舞派的选择。最后,兰芭决定走自己的道路,创排了原创民族芭蕾舞剧《大梦敦煌》。“当舞剧的主人公‘莫高’和‘月牙’以芭蕾舞的方式,轻盈飘逸地进行舞蹈叙事,当身着东方古典服饰的‘飞天’以芭蕾舞步出现在舞台上时,那并不是单单把脚尖立起来那么简单,而是东方文化走进西方观众视野的一次成功实践。”兰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苏孝林说。

“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剧不是简单地做‘加法运算’——随便加点民族元素就完事了,而是要对民族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辽宁芭蕾舞团党委书记李成全说。

李成全表示,民族芭蕾舞创作,要肯花时间去追根溯源、深入调研,不断推翻、重塑,把“民族特点”和“芭蕾特点”融合提升到民族文化的高度,使芭蕾艺术能够在民族审美心理的结构中展现其独特美感。比如,辽芭创作的《二泉映月》,在舞蹈语汇编排上,突破了很多芭蕾程式化的东西,运用了很多中国古典舞、民族舞的元素,细腻刻画了人物追求真善美的精神,比古典芭蕾原有的范式更夸张、清晰、易懂,让芭蕾艺术有了中国韵味,展现出了东方式美感。

破解人才困境刻不容缓

“人才问题”成为中国芭蕾舞界这些年难以言说的痛。不过,近些年各院团也在积极探索芭蕾人才培养的新路径,这次论坛上不少院团长分享了各自的经验。

天津芭蕾舞团团长陈川介绍,在培养芭蕾人才方面,天芭采取了“请进来,走出去”的方式,特别是自2005年起就制订了一年一度的“百日集训”方案,聘请海内外的著名芭蕾舞专家,这项工作已每年纳入芭蕾舞团的日常工作计划,成了常态化的人才培养模式,不仅提高了演员的业务能力,同时也提高了教员队伍的整体素质。

在人才储备方面,天芭也努力增强自身的“造血”功能,采取了与辽宁芭蕾舞团附属舞蹈学校合作培养一批后备芭蕾舞演员的模式,定向培养一批天津芭蕾舞团优秀中专毕业生。同时,天芭也在积极筹备多元化的人才培养方案,摸索“团代校、校代团”的人才培养体系。

在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辛丽丽看来,芭蕾人才要“能舞能文”,除了舞蹈技能外,还要全面提升文化素养。为此,上芭从音乐、设计、美术、文学、经济、历史等各方面对芭蕾舞演员进行全方位教育,让他们吸取与芭蕾艺术相关的一切养分。

辛丽丽不仅为演员的眼前考虑,更为他们作长远打算。比如,上芭的首席演员季萍萍已成为上芭的艺术总监助理,首席演员范晓枫因为跟腱的意外断裂不得不离开舞台,但现在她慢慢进入了教员的角色,而演员吴虎生也开始尝试编创,他的第一部中型芭蕾作品《难说再见》演出非常成功。“要帮助演员在离开舞台后找到新的发展方向,让他们无后顾之忧,这样才能留得住优秀人才的人和心。”辛丽丽说。

让更多观众在舞台之外感受芭蕾之美

如何扩大观众群体,改变自身“小众艺术”的形象,决定着芭蕾艺术能否发展壮大。

在本次芭蕾院团长论坛上,香港芭蕾舞团的做法让芭蕾同行颇受启发。据香港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卫承天介绍,香港芭蕾舞团目前的重要任务就是“探索芭蕾如何走出剧场,走进香港市民的生活中”。比如,他们经常深入到社区、街头、公园、山顶等不同地方,开展各种“短平快”的演出活动,“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更多市民更多地接触芭蕾、了解芭蕾,进而培养起更多的芭蕾观众”。

内地的芭蕾院团近些年也在培养观众方面积极进行探索,比如中央芭蕾舞团从2014年开始,开展“芭蕾进校园”活动,让四所合作小学的学生上起了芭蕾课。中央芭蕾舞团所属的天桥剧场还每年举办15场“走进芭蕾”活动,由专业演员为观众讲解和展示芭蕾。同时,近年来一些芭蕾院团还开发了一系列文创产品。正如天桥剧场总经理刘精伟所说,演出或许容易忘记,但精美的手机壳、抱枕、芭蕾玩偶,能给观众留下相伴的记忆,增加观众的黏性。

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中国芭蕾艺术已经立在了世界舞台之上,而要形成“中国芭蕾学派”还需几代人的努力。在演绎好、传承好古典芭蕾的同时,中国芭蕾舞人更要发展好自己的民族芭蕾,在讲好中国故事、展示中国精神的过程中绽放中国芭蕾的精彩。

  • 编辑:崔翠
原创声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网原创文章,其最终版权仍归北京旅游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旅游网

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京ICP备17049735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3号

Copyright © 2002-2018 www.visitbeij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