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芳淀处觅旧迹

  • 2022-05-06 15:58:00
  • 北京晚报

▌王密林

寻访

通州区的漷县古镇,是北京地势低洼之处,历史上曾汇聚成浩渺的淀泊,因其风景秀丽,莲菱飘香,得名延芳淀。在辽代,延芳淀成为皇家苑囿,建起了行猎行宫神潜宫,贵胄大臣也纷纷在此修建了鳞次栉比的园林,形成了北京最早的皇家园林群。到了元代,又修建了柳林行宫,皇帝每年都要在这里行猎避暑。皇帝的游猎活动,形成了韵味独特的皇家文化,留下了深深的历史印记。

行猎后举办“头鹅宴”

说起北京的皇家苑囿,很多人马上会想到海淀区的三山五园。从建成年代算,三山五园是最接近晚近时期的皇家苑囿。北京自938年成为辽朝的南京后,就开始有了皇家苑囿和离宫的设置,以满足皇帝避暑、狩猎的需要。北京最早期的皇家苑囿区,并非是日后的西山地区,而是位于今通州区东南一带,当时这里水泊连绵,最为著名的就是延芳淀。

辽代统治者出身于草原地区,他们有个传统的习惯,每年都要随着季节的变化到不同的地区行猎,称之为四时捺钵,延芳淀就是辽朝皇帝举行春捺钵的地点。

延芳淀的旧址处于今天潮白、温榆、高梁等河流的下游,海拔仅20米,故易潴水成为淀泊。辽代延芳淀的范围,北至通州的张家湾、台湖一带,西至马驹桥,西南达大兴区的采育,南至通州的南界,有着方圆数百里的广阔水面,且风景秀丽,景色宜人。据史书记载,当年的延芳淀烟波浩渺、碧波荡漾,水中鱼虾游弋,沿岸芦苇茂密、绿柳绕堤,景色幽美。每年春季,正是候鸟迁徙之时,常有成群的天鹅栖息湖中,最为适合鹰猎。

辽圣宗统和四年(986年)二月,辽圣宗及其母承天太后萧绰(就是有名的萧太后)外出弋猎。辽帝带领大量侍从架着鹘鹰连骑而至,下令在延芳淀地势高旷之处安下营帐,侍从们就地搭建庐舍。狩猎时,“卫士皆衣墨绿,各持链锤、鹰食、刺鹅锥,列水次,相去五七步。上风击鼓,惊鹅稍离水面。国主亲放海东青鹘(产于东北的一种猛禽)擒之。鹅坠,恐鹘力不胜,在列者以佩锥刺鹅……得头鹅者,例赏银绢。”

明代《燕山丛录》对行猎的盛况也有精彩的描述:“辽时每季春必来此打猎,打鼓惊天鹅飞起,纵海东青擒之,得一头鹅,左右皆呼万岁。海东青大仅如鹊,既纵,直上青冥,几不可见,俟天鹅至半空,欻自上而下以爪攫其首,天鹅惊鸣,相持殒地。”头鹅献给辽帝后,大家都头插鹅毛,将猎得的各种野味在营帐前摆下盛宴,就是辽代极为著名的“头鹅宴”。

为了方便从猎的后妃居住,辽帝在延芳淀建有神潜宫(今神仙村),辽圣宗还在此设先帝石像以供奉。

延芳淀具有丰富的园林景观,皇族、大臣在此也各有封地,于是辽朝的大臣也纷纷依傍着辽帝的从猎行宫建起了自己的园林,形成了北京最早的皇家园林群落。但这片分布广袤的园林,经过数百年的岁月沧桑,如今全部湮灭无存。有幸被文献记载下来的也仅有建在如今郭庄位置的司徒郭世珍的“独秀园亭”。在金代,虽无帝王沿袭在延芳淀举行春捺钵的记载,但在此构筑园林的风气仍然保留下来,曾任四乡学谕的漷县人崔礼就曾经在小安村建造园亭,盛植花卉,自赏自娱。

此后,辽帝多次驻跸延芳淀,由此人口渐多,居民成邑。为了便于管理及供给帝后游猎生活所需,辽代在此专设了漷阴县,成为捺钵文化在北京地区的特殊产物。

元时水面渐渐萎缩

到了元代,随着气候的演变,水源逐渐减少,原来浩渺无际的延芳淀逐渐演变离析成多个较小的湖面,如南辛庄飞放泊、栲栳垡飞放泊、马家庄飞放泊和小延芳淀等。“飞放”一词源自蒙古语,据《元史·兵志》记载,“春夏之交,天子或亲临近郊,纵鹰隼搏击,以为游豫之度,谓之飞放”。

延芳淀的面积虽然较辽代大为缩水,但仍是“瞻彼漷兮,其水沄沄”的壮观景象。元朝皇帝喜欢“岁猎漷州海子林”,这海子林就是延芳淀的余存。至大元年(1308年)七月,“筑呼鹰台于漷州泽中,发军千五百人助其役”。此时,漷阴县已升级为漷州,州治在今天津武清县的河西务。建筑宏伟的呼鹰台在今德仁务村南,尚有遗迹可寻。

海子林又称为“柳林海子”,就是古延芳淀的旧址。元世祖忽必烈在至元十八年(1281年)到达漷州的柳林海子,见湖滨遍生柳林,风景秀丽,遂命在柳林海子之西建造行宫,称“柳林行宫”。据《读史方舆纪要》记载:“柳林,在县西。元至元十八年,如漷州,又如柳林。是后,皆以柳林为游牧之地,建行宫于此。”为了行猎方便,忽必烈下诏“建七十二桥以渡”。元英宗至治元年(1321年)命重修行宫,增建行殿。至治三年(1323年)五月,“大风,雨雹,拔柳林行宫内外大木二千七百”,足见柳林行宫的规模之大。

柳林行宫是元帝的重要驻跸地,每年三月,元帝都来此行猎一月左右的时间,然后才回宫做前去上都的准备,终元一朝,成为定例。元帝除行猎外,还在这里处理军政事务,如元代最大的跨海远征——爪哇之役,就曾在柳林行宫进行谋划。元朝皇帝的许多圣旨都有“柳林里写来”的字样,体现出其在元朝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元惠宗妥欢帖木儿也正是借柳林春捺钵行猎之机,和脱脱里应外合,发动政变,一举扳倒了独秉国柄、专权自恣多年的权臣伯颜。

辽、元两朝皇帝在漷州的行猎活动,留下了深深的历史印记,形成了漷县八景中“驻跸甘泉”、“远浦飞鸿”、“晾鹰旧台”这三景。时至今日,这三景仍有残迹可寻,有恢复的基础。除了景点,在现存的地名中也留下了一些印记,如柳林行宫的所在地牛堡屯的“牛堡”实为捺钵,南仪阁、北仪阁的“仪阁”实为“伊格尔”(大帐),都是由蒙古语读音转化而来。

延芳淀曾举办“马拉松”

元朝在漷州还有一件皇家盛事非常值得一提,那就是有名的“贵由赤”长跑运动。

贵由赤是蒙古语“快跑者”之意。元朝的禁卫军中有一支专门由贵由赤组成的部队,为了培养贵由赤的体力和耐力,从至元二十四年开始,每年都要举行贵由赤长跑。长跑起自漷州的州治河西务,终点在大都城内的皇宫正门,主要赛段横穿了整个通州地区。总长度约合今日的67.6公里,远远超过了马拉松长跑的距离。

贵由赤长跑每次比赛都是从黎明时分开始,要求在6个小时内跑完全程,对选手的体力来说是极大的考验,简直就是超级马拉松。参赛者“铃衣红帕”,即用红帕包头,穿着系着铃铛的衣服,以便人们远远地看见、听到,好及早避让。

起跑前,在起跑处用一条长绳拦住参赛人员,时辰一到,根据监临官的号令将绳子放下,参赛人员便一拥而起向前奔去。比赛开始后,在贵由赤们到达终点前,皇帝在王公大臣的簇拥下,坐在终点的龙椅上等待冲刺时刻的到来,并为优胜者赐奖。比赛只取前三名优胜者,其余人员只记姓名,不记名次。第一名奖白银一锭(50两),奖绸缎四表里(表指做蒙古袍面的绸缎,里指做蒙古袍里子的绸缎),第二名奖绸缎四表里,第三名奖绸缎二表里,其余参赛者赏绸缎一表里。

元顺帝至正十八年(1358年),北伐的红巾军曾攻至柳林行宫,元廷上下震恐,自此以后,元朝皇帝不再前往柳林行宫。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明朝大将军徐达统军北伐,攻克柳林行宫,并在此设大本营,最后攻取了大都,推翻元朝的统治。10年之中,柳林行宫两遭战火,最终毁于一炬。

如今,已难觅延芳淀的昔日美景,但当年“水鸟亿万成群”的画面一直存留在历史的记忆中。

  • 编辑:张晓芳
原创声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网原创文章,其最终版权仍归北京旅游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旅游网

征文启事

为能让网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记录旅途美好回忆,北京旅游网特面向全球网友公开征集文旅类稿件。范围涵括吃喝玩乐游购娱展演等属于文旅范畴的内容均可,形式图文、视频均可。

稿件必须原创。稿件一经采用,即有机会获得景区门票、精美礼品,更有机会参与北京旅游网年终盛典活动。

投稿邮箱:tougao@visitbeijing.com.cn

咨询QQ:490768046

更多北京旅游攻略

    北京旅游网京ICP备17049735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3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宣传中心(北京市旅游运行监测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