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辟戏曲网络传播的新局面

  • 2022-05-12 08:53:00
  • 中国艺术头条

按:近日,中国戏曲学会举办“戏曲发展的新机遇——直播间里的戏曲舞台”研讨会,通过线上会议形式,邀请多位戏曲表演艺术家、院团负责人、戏曲研究者,共同探讨传统戏曲如何在新的网络技术支撑下把握新机遇,迎接新挑战,更好地推动青年戏曲人才的新成长,促进形成戏曲健康有效传播的新范式。现将会议发言择要发表。

网络传播需要良性引导机制

王馗(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中国戏曲学会会长)

舞台和剧场是戏曲演出传播的重要根基,戏曲的核心是舞台剧场中的表演艺术。在特殊的疫情环境下,戏曲需要更多元的平台和空间去充分彰显舞台艺术品格。随着疫情的消失,戏曲在复归传统剧场演出时,网络新业态虽然不能取代戏曲的传统生态,但仍然可以作为一个专注于文化推广宣传的平台,与传统生态并行不悖,甚至促进戏曲传统生态的升华。然而,网络新业态可能也对传统戏曲生态造成冲击,会在娱乐化的环境中淹没真正的戏曲艺术。在网络直播中出现的以个体演唱、打赏为特征的戏曲推广形式,固然展示着网络受众对于戏曲人的赞赏支持,让戏曲能够获得具有经济价值的行为认同,但也可能消减戏曲长期以来致力的职业尊严。优质的艺术资源如何在网络中获得经济效益,需要合理的付费机制和良性引导机制。充分顾及戏曲的艺术规律和文化品质,才能真正地让艺术插上技术的翅膀,才能使网络空间成为风清气正的艺术空间。

造星与粉丝培育值得尝试

樊国宾(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中国唱片集团总经理)

戏曲直播造就了一种新型的戏曲演员与受众的关系,也就是明星和粉丝的关系。不同于传统时代的角儿和粉丝的关系,短视频时代的戏曲明星与粉丝之间的黏性与亲密性大大增加。由于直播具备影像传播、即时观看的特点,因而它形塑了用户即时交流的愉悦。通过弹幕、评论、点赞和转发,戏曲主播与粉丝之间产生了更多的亲密感和连接性。戏曲主播们在直播中超越了原先的舞台表演的交流方式,不仅仅展演戏曲艺术本身,还可以讲述从艺经历、普及戏曲知识、解释戏曲中的门道。这种袒露明星“后区”的互动,能让戏曲粉丝在追星的过程中形成更多对于戏曲明星和戏曲艺术的忠诚度。每一种文化产业归根到底都需要偶像。短视频戏曲直播的造星与粉丝培育,虽然不是戏曲艺术传播的唯一出路,但至少可以被视为戏曲艺术传播与新媒介结合的一种当代新形式,值得尝试与鼓励。

直播只是手段  宣推才是关键

沈铁梅(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剧协副主席、重庆市文联主席、重庆市川剧院院长)

抖音等新媒体的兴起和发展,为戏曲艺术与大众生活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戏曲艺术直播要想“破圈、出圈、融圈、建圈”,进而吸引观众、留住观众、壮大观众,做好直播的前置宣传和预热,非常关键。第一,从直播的本质上讲,话题是信息传播的根本。制造一个好的话题可以让直播事半功倍。第二,关于目标观众的培育和引导,一方面可以通过抖音引流,另一方面可通过观众共享,比如川剧、豫剧的观众,也很有可能成为其他剧种的潜在观众。第三,直播需要解剖式的讲解。直播前,可把戏曲的表演程式、主要特点等,做成谈艺赏戏的宣讲视频,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进行解读。第四,培养一批戏曲推广的主播,把各剧种的引人入胜之处有效传递给观众,讲好戏曲“故事”。

不断扩大优质内容的传播

曾小敏(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粤剧院院长)

我注意到一些平时并不太显眼的青年人在直播间谈笑风生,演唱、交流自由灵活,感到惊讶又开心;同时也存在缺乏好内容传播、主播过度在意被关注和求打赏的情况,可能造成网络传播变形、变味儿,这是我所担忧的。关于用直播开拓新观众,我们需要以精品理念精细策划节目,特别是专业院团的直播,必然经过多次排练彩排后才能上线,还需要在满足多平台推送、通过推流增加收看率等方面获得支持。戏曲内容创作者与直播平台应共同打造更多优质节目。关于直播打赏,这是抖音直播的专属特质和游戏规则,也是抖音内容创作者的创收形式,但如何保持文化格调,如何优雅而不落俗套地进行打赏和互动,我建议在这方面给予思考,逐步优化。

剧场、网络“两条腿走路”

茅善玉(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沪剧院院长)

利用好网络这个阵地,有两个注意点:第一,制作不能粗制滥造。自媒体主播可能既是演员又是主讲人,因此开播前需要做充分的准备工作,要说得清、讲得明,通过主讲和演绎让第一次接触戏曲的人产生好感,有深入了解的欲望。第二,不能无底线迎合流量。要传播健康、优质的内容,而不能用粗俗、媚俗的语言一味提升流量、要打赏,从而走向另一面。

网上直播不能替代舞台表演

栗桂莲(全国政协委员、山西省晋剧院艺术总监)

线上展演、线上授课、直播间讲解戏曲艺术知识等,使越来越多的观众更加了解、喜欢古老的戏曲艺术。直播平台上的问答、掌声、点赞、关注,体现了戏曲人和观众近距离地交流。自媒体时代的云端直播,使戏曲艺术传播拥有了更加广泛的空间,但同时也要看到,这绝对不能代替舞台表演。我们的初衷是要把圈住的粉丝和关注我们的老铁,引流到剧场里,通过戏曲人的努力传播,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观看我们的演出。这才是每个戏曲人直播后的职责,也是对戏曲应尽的责任。

通过网络流量将观众引进剧场

陈澄(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淮剧团演员)

近几年,我在积极尝试把淮剧的更多网络流量引进剧场,已经收到很好的成效。针对直播时代的戏曲传承和发展,我提几个建议:第一,抖音等直播平台,加大与知名艺术家的合作,尽可能提供名家直播间的流量扶持,让此类直播有更大的曝光度。第二,戏曲人积极开展网络直播,在黏住老戏迷的同时收获新的青年受众。对于团体的官方直播,可以给予推流码,并积极指导推送高质量的大戏直播;可以探索设置电子票,让艺术家们有尊严地付出。第三,探索小剧场模式。小剧场作为轻量级的演出载体,在满足疫情防控的同时,可以让戏曲惠民的同时更加紧贴市场,让观众养成自主购票看戏的消费习惯。

戏曲直播需要做好内容规划

傅丽云(福建省人大代表、福建省鲤声剧团原团长)

莆仙戏的民间职业剧团的演员,为了养家糊口,开始在包括抖音在内的平台上直播。他们在家里演唱莆仙戏,收入来源主要是靠粉丝的打赏。只是表演水平参差不齐,有的直播可能对观众形成误导,混淆戏曲艺术本有的艺术品质。戏曲应该通过直播平台进行推广,但不要偏离开自己的剧种艺术特点。作为专业的院团演员,我们更应该有系统规划,比如如何筛选好的剧本、如何推广本剧种艺术特色、如何展示剧种特定的音乐和表演。同时,还需要聘请专业的团队来推广,加深观众对本剧种的了解,达到扩大宣传的目的。

打造戏曲艺术的“第二剧场”

凌珂(大连京剧院演员)

新媒体已成为年轻观众了解、学习、传播京剧艺术的重要平台之一。从2020年注册抖音账号到现在,我也是在实践摸索中确定了自己的风格,并积累了66万粉丝。首先在直播内容上,从“吊嗓练功”到“连麦教唱”等,我一直在做新的尝试。其次在短视频内容上,我始终坚守行业尊严,保证输出的内容是有价值的。当然,期间也面临很多难题,包括如何做到整个团队收支平衡,如何将理想化的想法转化为现实,面对不同层面戏迷的需求时如何引领观众而不是一味迎合观众等。专业演员在面对剧场的同时可能还要面对线上的“第二剧场”,我们要做的就是严谨对待每一次直播、每一个短视频,将真正的国粹艺术展现给手机前的观众,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剧场,现场感受京剧艺术的魅力。

把握网络媒体的特殊要求

韩鹏飞(邯郸市人大代表、邯郸东风剧团青年演员)

让传统戏曲在新媒体时代焕新出彩,需要把握网络媒体的特殊要求。第一,主动、大胆寻找新的传播途径,利用新媒体的属性,积极让戏曲的传播实现多元化,并最终实现将线上观众拉进剧场。第二,敬畏小屏幕,坚持正确优质的信息输出。新媒体平台能让演员的技艺得到锻炼,能最快最直接地看到观众的反馈。因此可以通过讲解唱腔特点、分享演戏体验、剖析人物情感等,培养观众的收看习惯,挖掘戏曲的潜在观众,避免哗众取宠的低质量传播。第三,坚守老阵地,打造多元共荣的戏曲矩阵。希望抖音能给戏曲类UP主一个官方认证,让大家在刷抖音的时候有一种辨识度,可能在这里面停留的时间就会长一些。希望大流量UP主能联动小流量UP主,大剧种UP主带动小剧种UP主,互相学习和促进,实现全国多剧种共荣的盛景。

助力戏曲演员开拓“第二舞台”

戴宏博(抖音直播戏曲类运营负责人)

传统戏曲行业通过直播呈现出新景象。目前,抖音已开播戏曲剧种达231个,几乎覆盖全国现存戏曲剧种的66.4%。过去一年,戏曲直播开播场次超80万,平均每场观看超3200人次;73.6%的剧种获得过直播收入,一些濒危剧种也位列其中。近期,抖音直播正式推出“DOU有好戏”计划,将从三方面助力戏曲行业:优化产品能力,为专业演员、院团开通更丰富的直播功能,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演出体验;首期投入过亿流量资源,上线“DOU来唱好戏”等运营活动,解决戏曲主播曝光不足问题;联合戏曲名家打造“名角DOU来唱”栏目,联合王牌戏曲IP《梨园春》等打造线上节目,共同推广戏曲艺术。抖音希望未来一年至少帮助10个院团、1000名专业戏曲演员打造线上第二剧场。相关扶持政策也会向濒危戏曲剧种倾斜。

  • 编辑:邢爽
原创声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网原创文章,其最终版权仍归北京旅游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旅游网

征文启事

为能让网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记录旅途美好回忆,北京旅游网特面向全球网友公开征集文旅类稿件。范围涵括吃喝玩乐游购娱展演等属于文旅范畴的内容均可,形式图文、视频均可。

稿件必须原创。稿件一经采用,即有机会获得景区门票、精美礼品,更有机会参与北京旅游网年终盛典活动。

投稿邮箱:tougao@visitbeijing.com.cn

咨询QQ:490768046

更多北京旅游攻略

    北京旅游网京ICP备17049735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3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宣传中心(北京市旅游运行监测中心)